文化局OA
The prosperity of literature and art The public service
你的位置:首页  > 演出信息  > 音乐

《命运建筑师之远大前程》

编辑: 音乐 | 来源:保利剧院 | 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0-12-16 15:25:00
  

    幸福与罗马一样,都是一天建成的
  女人的叫眼光,男人的叫视野,谁能看见更远的未来?
  著名导演林奕华携手监制张艾嘉,更有金马影后李心洁、千面魅力型男王耀庆及金马奖最佳新演员杨祐宁倾力出演。
  演员简介:
  为什么要进剧场看李心洁?
  为了被幸福感染
  才刚卸下嫁衣的李心洁,轻装上阵,重拾轻盈又奔放的花裙子,在对自己和未来充满想像的一个角色里,她旋转了一圈又一圈,舞台上的她成为一股清新气流,捲起我们对于「小妇人可以如此快乐」的想像。
  为了被真诚感动
  李心洁一直都生活在她纯粹自然的天地里。这种状态其实和电影媒体是有冲突的。电影不是「假」,只是不可否认的人工化。电影可以让李心洁的表演,通过科技,更有征服力地被投放在银幕上。但是,一个不需要化妆、修图才能让人看见她的气质的女演员,总是可以在舞台上回归她最天然一面。不是每一位女明星都放心在舞台上不设限地呈现自己,李心洁是个例外,因为她有一种被公认的美,叫做「忠于自己」。
  为什么要第3次进剧场看王耀庆:
  他不是“台湾佟大为”、“中国汤姆汉克斯”,他是“王耀庆中的王耀庆”。
  单眼皮男孩的魅力,不止在于他的眼睛大小,而是笑起来那一份似正似邪的不可捉摸。王耀庆天生是颗笑星,虽然他在舞台上做了许多让人觉得“不可饶恕”的事情—《华丽上班族之生活与生存》中大伟的掏空公款、欺骗感情;《男人与女人之战争与和平》中耀伟的拒绝长大、尽情破坏。但只要他眼睛一瞇,却教多少吃过他苦头的人都以为值得。不论是顽童式的恶作剧,还是坏男人的坏事作尽,王耀庆总有办法说服我们“他不是故意的”—迷人如此,怎不叫人百看不厌?
  每次进剧场,都是见证他的第一次。与不同女演员交手,会引出不一样的王耀庆。
  在文化图腾张艾嘉面前,他怒喊“你只会让我出卖我自己!”,深沉阴暗一面首次显露。
  在金钟影后林依晨面前,他崩溃“妳走,我没有要妳留下来,妳要走就走,反正到最后妳们都会离开。”将强悍背后的脆弱表现得淋漓尽致,教人卸下心防,热泪盈眶。
  为什么要进剧场认识杨祐宁:
  最被珍藏的秘密
  当一个又一个被形容为「帅哥」「型男」「花美男」的青春偶像在台湾崛起,杨祐宁仍然是一些人心目中「最被珍藏的秘密」——腼腆中带着纯净,静谧中带着睿智,忧郁中带着神祕。自电视剧《孽子》出道后,他一直保留着对世界的天真与好奇,让他拥有珍贵的可塑性。
  在他身上看到了爱情
  “你是什么时候第一次看见杨祐宁?”林奕华的回答是:“如果你这样问我,我会说我忘了,因为我好像认识他很久了。他一直是我很想合作的男演员,我曾经希望他是《十八相送2》里的梁山伯,那个祝英台是陈绮贞。我也曾经希望他是《包法利夫人们》里的罗多尔夫。因为,在他身上我看到了爱情。”
  为什么会让女主角爱上一个建筑师?
  恋爱和生活所追求的美好,就是“幸福”。建筑师其实就是通过他的视野、能力来给人们提供各种不同的幸福:理想的环境,既要通过人性的触觉,又要有着理性的思维;既要对艺术有所感知,又要充份发挥科学的力量。
  建筑师的角色变成不是只为某项计划服务的工程人员,他需要有比一般人多的热忱、执着、坚持和抱负。与建筑师谈恋爱可以只是比喻, 不管双方是什么性别,他都能被引伸为一个人如何将完善自己的愿望,寄托在比自己更完善的人身上,所以,爱情关系才会有理想和现实的落 差,爱人之间才会有期望与失望的无奈。
  狄更斯《远大前程》的英文名Great Expectations,是他对男主角Pip由身份卑微到置身上流社会,然后迷失自我的当头棒喝。建筑师在城市高度发展,而被大量渴望的今日,Pip也可以是他们的一个借镜。在一个年轻、充满可能性的青年身上,怎样的幸福才能被分享在他与更多人之间。
  谈恋爱是浪漫的,因为它包含憧憬。憧憬就是对未来的期望。与建筑师谈恋爱也就是对浪漫──并非小情小趣,而是对普世价值的爱──的追求和实践。
  由狄更斯到世博,想告诉观众什么?
  这个作品将会以一个女人对幸福的抉择作为核心。她就像一条主支,或是一班列车伸延出来,经历了在选择的过程中的挣扎、矛盾和喜怒哀 乐。经常有人把城市比喻为女人,所以,当这个追求生活更美好的女人面临考验,她就和每一个有待在持续发展中的城市所要显示的特质一样──她,将要认识自己、建立自信、成就自我。
  换个角度来看,你可以说,狄更斯笔下的Pip,经历了一百五十年来到今日,可能已经变成了她。